学诗百法 简明词谱 花间词 玉壶清话
当前位置:习古堂国学网>> 唐诗宋词>>

如何辨别入声字?

  如何辨别入声字?笔者通过大量的观察、比较,再利用现代汉语语音和借助一些方言,终于初步破解了这个长久未能解决的问题。尽管还比较粗略,但眉目已经很清晰了,如果再通过其它的途径和采取更有效的手段进行综合研究,我想,这个问题一定会得到彻底解决的。下面,将这个问题的研究结果概略地予以试述。   通过对大量的入声字进行比较和归类,不难发现,一切入声字的韵母都落在单韵母 a、o、e 和 i、u、ü 上,或是由其组成的简单结合中(如 ie、üe、ua、uo及ai、ei、ao、ou 等)。对于ai、ei 和 ao、ou,(即“开”、“微”和“豪”、“侯”四韵部)我们可以利用一些方言(如吴语、粤语)将它们分别归入歌韵(e)和波韵(o),即统归于梭坡辙,或少数归入乜斜辙(皆韵ie)。举例如下:   属于开韵ai,常见的有:拍、白、麦、脉、摘、拆、宅、塞、窄、翟,等。   属于微韵ei,常见的有:北、黑、贼、给,等等。   它们大体都可“转音”为歌韵,即韵母“ai”、“ei”都变为同一个“e”。   “给”稍例外,它可读作“ji”,入齐韵,或可读作“jie”,入皆韵。   属于豪韵ao,常见的有:嚼、脚、角、壳、削、药,等等。   属于侯韵ou,常见的有:粥、轴、熟、肉,等等。   在方言中,它们又都可以念作波韵或皆韵的。   除去了ai、ei 和 ao、ou这四个韵部后,即可将剩下的列成如表一:
i u ü
a (ia) (ua)
o (uo)
e ie üe
  显然,这第一步就将问题的讨论范围大大地缩小了,对问题的研讨和分析很有帮助。再仔细地推敲一下表一,又发现,ia和uo是不能独立成一类的,它们分别和麻韵a和波韵e合为一整体。(只有“嗲”是例外,但这是吴方言。)   另外,声母能和ua相拼的只有极少数,诸如:g、k、h和zh、sh。其中,kua和zhua并无一个入声字,而gua、hua中又仅限于少数几个阳平声调中(如:刮、滑)。至于shua则只有一个“刷”字(当然还有以此为“部首”的“唰”和“涮”字)。于此,剩下的就只有乜斜辙的ie和 üe以及六个单韵母了。   通过下边检验,将会进一步看到,凡是复韵母中含有“e”的(不包括鼻韵母en、eng)则它们和一切声母相拼所读成的字全都属于入声字。少数例外的情况可视其分别划归为麻韵(如:遮、车、舍、斜,等)或开韵(如:街、鞋、界,等)。这样,真正需要我们讨论的就只有六个单韵母了。于是,问题就归结到了最简单的程度,但这却是最复杂的部分。   在进一步讨论之前应该先对普通话中的声母发音作个概略的分析,这对正题的探讨是有帮助的。把发音部位和发音方法综合起来,可列成如表二: 普通话声母发音表(表二)
发音方法 发音部位 清塞音 清塞擦音
不送气 送气 不送气 送气
双唇音 b p m
唇齿音 f
舌尖音 d t n l
舌根音 g k h
舌面音 j q x
翘舌音 zh ch sh r
平舌音 z c s
  再将二十一个声母与六个单韵母列成表三 入声字声韵归纳表(表三)
a(ia) o(uo) e i u ü
b 阳平 阳平 阳平 阳平
p (无) 阴平
m 无(抹、蟆) 全(除磨)
f 除阴平、上声
d 阳平 阳平 阳平(全) 阳平 阳平
t 上、去 去(全) (无) 阴平
n 去(全)
l 全(除拉) 去(全) 去(除丽、利) 去(除虑)
g 阳平 阳平
k 喀、咯 去(全) 阴平
h 阴、阳、去 无(忽)
j 阳平 阳平 阳平
q (无) (无)
x 阳平(除霞) 阳平
zh 阳平 阳平
ch 无(察)
sh 杀、煞、霎 阳平(除时) 阳平
r 去(全) 去(全) 去(全)
z 阳平 阳平
c 去(撮) (无)
s 缩、索 去(俗)
  如果能仔细地观察和对比之后,将会发现:   一、每一大栏的第一栏,都是由高升调(阳平)组成。(至于包括全部的更不待言)它们是b、d、g、j、zh、z。对照一下表二,全是属于不送气的清塞音或清塞擦音。   二、由浊音声母 m、n、l、r 与这六个单韵母拼成的字中,凡入全降调(去声)的都归属入声字。   三、从竖向看,则一眼看出,e 与任何声母相拼,都成了入声。当然有“例外”,那就是如“哥、科、和;遮、车、舍”等,不过,那是可以分别剔入波韵和麻韵的。后三种前边已经提到过。前三种,如“哥”可念作go,“科”念作ko,“和”念作ho。   以上三点是显而易见的,其它的类别则需要加倍留意和仔细检索。不妨随便检点一下,虽不成体例,然尚可借以窥其一斑。   四、上边已讨论了不送气的几个清音,现在再来看看送气的情形。它们分别为 p、t、k、q、ch、c。这里还需分四种情形讨论。   1. 当这几个声母与 a、o、e 相拼时,则属于入声的大多都落在全降调上。(除非没有,如:pà、kà、chà )   2. 在支韵和齐韵中,等于没有一个是入声字。(只有 chì赤例外)这里,pi劈、ti剔、qi乞,在吴语中竟可念作pie撇、tie铁、qie切。粤语亦然,几无区别。而ci赐古通锡,它也能念作xie歇。故而在这里被剔了出去,造成了所谓的“空白区”。由此也得到了一点启发,凡是舌尖韵母璱(前)或璱(后)在与送气的清音声母相拼时不能“转化”为皆韵(ie)的,则一定不是入声字。反之则然。   3. 再来看模韵,它又可分为两种情形。   甲、在 pu、tu、ku 中,大抵上只有高平调(阴平)才能算作入声字。   乙、在 chu与cu 中只有去声才能认作入声字。q与u不能相拼,故缺一项。   4. 鱼韵中,则荡然无存。仅有的几字,如:曲、屈,在吴语中是读作que。   五、 对于唇齿音,也有个明显的标志,即:   1. 唇齿分离时,如:fa、fo,则其必为入声。   2. 唇齿相依时,如:fu,则一般不易区分。不过,其阴平和上声却能肯定不是入声,只能在阳平和去声中去辨认。   六、对于零声母Y、W的几种情形:   ya 归入声的只有三个字:压、押、鸭。   ye 去声的全部是入声字。(“夜”除外,它应读作yà。)   yi 较复杂,四声中除阳平外,都有入声字。   yue 全部是入声字。   yo 该拼音只有两个字:唷、哟,当属入声字。   wa 只有一个入声字:挖。   wo 去声部分皆为入声字。   wu 屋、兀、勿、物等少数几个为入声字。   至此,问题已大部解决,剩下的只是些零星的部分,对此还有待于进一步的研究。不过,在作完全解决之前,还是有一些简单的也是行之有效的办法的,虽然是“笨”了些。那就是依偏旁、部首来推知一些入声字,这在王力的小册子中已讲得很清楚,不再赘述。应该指出的是,从谐声偏旁进行类推的办法带有相当的猜测性,有时就不灵,因此不能作为主导,只能作为一种辅助手段使用。其他更好的办法有没有呢?应该会有的,这有待于我们去继续探索。   通过以上讨论,还使我们想到,是不是可以对现有的一些语音进行适当的调整?笔者通过反复试验,认为只要稍为变动一下,就会使很多的入声字都纳入了“规范”,使“表三”更显示出它的规律性来。依此来检验入声字,将会感到毫不费力。当然,这只是一种设想,未免太牵强了些。语言的问题是社会的问题,总不能为了某种特殊的需要而加以随意改换吧?诚如斯大林所指出的那样:“没有特别必要的时候,历史是决不会作什么重大的改革的。”(见《马克思主义和语言学问题》)   关于入声字的辩认问题,本人就提出这么一些看法。限于学识水平,所论及的问题还不很全面,还需要进一步的充实。至于疏漏谬误之处,亦所难免,恳请方家予以指教。推荐阅读:《入声字总结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热点内容
  1. 藏海诗话(宋·吴可) 《藏海诗话》是宋代诗评家吴可所编著的诗评书。记载了吴可的主要诗论主张。吴可论诗,...
  2. 规则·六十二 讲求诵读法 谚云:“熟读唐诗三百首,不会吟诗也会吟。”语虽浅显,实有至理存焉。盖学诗全在多读...
  3. 锦堂春慢 【词谱简介】:《锦堂春慢》,词牌名之一,又名《锦堂春》,双调一百零一字,上下片各...

唐诗宋词精选 Copyright © 2008-2018 习古堂国学网(www.xigutang.com) 版权所有 浙ICP备08111548号
30salon